雨沐沐の夏

aph:米英/露米

不良皇后养成记(一)

Q:
            “大哥哥,你是谁?你也是来欺负我的吗?”
            “我叫阿尔弗雷德,我不是坏人,不是来欺负你的!我,是来带你走的。”
            “走?大哥哥,你别开玩笑了,这一点也不好笑。就我还能走到哪里去呢?我明明无处可去,我是知道的…没人会要我的……”
            “我们一起回家吧!”
            “回…家…所以说,大哥哥你到底有没有听我说……”
            “反对意见不予接受哦!”
               那年那月那天,我们相遇了。                                  
               那是个再普通不过的晚冬的清晨,我一个人走在空无一人的小街上。前一天晚上的暴风雪在拂晓之时结束,阳光洒在晶莹的积雪,一闪一闪,宛若夜空中的孤星,纯洁、美丽不失应有的高傲。踏在柔软的积雪上,凌冽的寒风如刀般擦过脸庞,嘴里呼出的那一口热气,是我还活在这个世界上的唯一证明。冬末,春的生机即将来临,而我这样一个小小的人啊,却渴望死亡的光顾。是的,我是一出生就是个孤儿,身旁没有一个亲人的我,必须学会一个人生活。多年的摸爬滚打,我饱受外人欺侮,他们嘲笑我,赶我离开他们的视线……人性是险恶的,这么多年,我终于明白了。世界给予我黑暗和恨,所以,世界也不能让我回报世界以光明和爱。封闭、冷酷,我的内心装着一整个寒冬。可是,就在那一天我从未渴求过的春日的阳光,它来了,亳无防备。

              他是阿尔,是我敬重的哥哥。同时,他也是王子,是我未来需要俯首的人。他,从来就是个骗子……这不是很可笑吗?他带我回来,告诉我,这是家,我们的家,这个家很温暖,我会很快乐。他错了,他不知道。我知道,我也错了,不该还对这个世界心存幻想。受尽伤害的知更鸟啊,它被人带走,并把它用金色谎言编织的鸟笼中,阳光,不曾待见过它。既然一切如旧,暂时的温饱也就没了什么意义。为何不放它出去?外面的,才是属于它的天空。

                第n次了,他成功无视了我,还是在我被别的仆人恶言相向的时候。他就那样从我们身边路过,没有看我们一眼。呵,不一样呢,毕竟,我只是个仆人而已。当初,他带我回来也仅是因为一个老仆人去世了,让我凑个数罢了。什么?逃出去?别开玩笑了。这里,可是王宫。逃什么?逃的出去吗?我,只是一个普通的卑贱之人。算了,再念也毫无意义,忘了吧,从现在起,察言观色……戴上伪装的面具吧。
   
                    我的运气一直很背。我被卖到了与黑桃国相邻的方块国的王宫中……因为,有个万年发情的大叔国王看上我了……额,真变态。从我来到这里的那一天起,他就每时每刻都缠着我……不知道为什么,我一见着他就好想一拳上去将他打飞,这是个问题。哦,得了吧!不用想了,当天晚上我就这样做了一一一这货居然让我穿女装!!!明显不可能好吗?!但是,额,很不幸的是,我还是穿上了他准备的女装,戴上了假发……我是被他秘密带进来的,所以为了不必要的麻烦……我换好之后出来让他看看会不会有什么破绽,他居然一话不说地出去了……我有这么不适合穿女装吗?!这样,真是某种意义上的伤人啊。之后,他又进来了,上前轻轻拉起我的手,凑到我耳边对我说,很适合你,我的小玫瑰。搞,搞什么嘛,为什么要用那种表情看着我啊?我,又不是真的女生……诶?为什么,我的脸上会发烫,我,这是怎么了?我呆住了,还没等到我反应过来,他一把将我拥入怀中,用极其正经而温柔的声音说,我的小姐,放心吧,我以后会一直保护你的,所以,和我在一起吧?这是什么,心中的暖流,眼泪快掉下来了。从来,没有一个人像他这样对我如此,以前,我从未奢望过的东西,现在就在我的身旁,不想放弃。我轻轻把手环在他的身上,闭上了眼,头靠在他的肩上,应允一声后,便不再说话。他将我抱得更紧了,生怕我会消失一般,我们就这样相拥着,时光静好。忘了吧,那个他,珍惜现在吧。再见了,黑桃国的王子殿下。再见了,我,曾经的哥哥。您好,我的王。

                我和他,再次相见了。我发誓这只是个意外,绝对!事情是这样的……方块国和黑桃国是盟友,每过一段时间,两国的国王与皇后会进行会谈。上次,就是因为这个双方会谈,他把我顺回来了……这两国关系到底是有多好?!一个大活人说给就给了……虽说,也不是…但我心中还是莫名不爽啊!这次会谈时隔三年,因为黑桃国内部发生政变了一一一新王产生了,他一上任便开始铲除旧贵族势力,这一行动结束就已然过了三年了。不过,这一切和我都没什么关系了,不是吗?现在的我,是方块国国王的妻子(?),但并非身处皇后这一职位,所以我不会去参与政治,也不会有兴趣的。于是,我就在他们举行会谈时在花园里闲逛,只不过,脸上多了一层面纱。哦!拜托!我可不想被那些多嘴的仆人发现。这里,果然还是没有变,很美的花。“花美吗?夫人。”老天!我就来看看花!怎么遇见最不想见的人了!还有,这故作正经的声音,呵,是他啊。“嗯,很美呢,国王陛下。想必是经过细心照料吧?”不想,和他说话。“是的,夫人。这些花,是他留下的,每次看到它们,我就会想起他。”他?是指我吗?这些花,三年前还是我在亲手照顾。什么?想我?哈哈哈,这可真是好笑!明明,是你把我赶出去的!“哦?是吗?那个人一定对您很重要吧?我觉得他很幸福呢,还有人会想着他。”这话,连我自己想觉得好假,不行,快忍不住了,我现在的假笑可真恶心。“……嗯,他会幸福的,在另一个世界。”另一个世界?天,我还没死好吗?!快停止你的那副表情,这表演可真不好笑。“国王陛下,我相信,他会像您所希望的那样的,在另一个世界过得好好的。”好想走啊!!!“嗯,谢谢您,夫人。”诶?后面的那个人是……“Bounjour~小阿尔,你原来在这里啊?真是的,开完会就不知道跑哪儿去了!嗯?戴雅,你也在这里吗?”额,你就不能换个语调吗?你这个万年发情的笨蛋!“什么啊,是你吗?弗朗西斯,你怎么知道我会在这里的?”同问,好奇而已。“是王耀告诉哥哥的,他说你每次累了就会跑到花园里来走走。对了,小阿尔,你在和戴雅说些什么呢?可不要是什么不好的事啊!!!不然哥哥我今晚就只能睡地板了!!!”什么?!弗朗西斯,你个混/蛋还背着我做了些什么?!你死定了!“诶?什么不好的事?比如说,你调戏我这里的女仆的事?放心吧!我才不会说呢!等等,这位夫人难道是……”弗朗西斯……唉呀,好气啊~可还是要保持微笑……“戴雅是哥哥我的妻子哟~怎么样?漂亮吧?咦?!戴,戴雅,你,你别生气啊!!!完了完了!小阿尔你这是在害哥哥我啊!!!”哦呵呵~我没有生气,真的,我就只是想打你而已~“嗯?呐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大叔,你还真是个妻管严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好了,我还有政务要去处理,就先走了。很荣幸能与您见面,夫人。今天和您聊得很开心呢,期待下次我们的相会。”啊啊,这魔性的笑声,我快聋了!“嗯。这也是我的荣幸,国王陛下。”哼,不会有下次的。下次,我不会前来。终于,结束了。他,好像有哪里不一样了……

               我和他的缘分,从相遇到分离再到重逢,原本以为,这一切便是终结。然而,令我没想到的是,在我们之间,命运时钟的指针,却在一个事件之后,开始转动了……

K:
              “那个,你没事吧?”
              “唔嗯,我,我没事的。谢谢你。”
              “一个人来这儿很危险的,你还是快点回去吧。”
              “那你呢?”
              “我?我没事的。反正我一直都是一个人,不怕的。倒是你,看你斗蓬里露出来的一点衣角,应该是个有钱人家的小少爷吧?这里不适合你的,快点离开这里吧。”
              “嗯。那,再见了。”

              “我,还会来找你的……诶?人呢?”

                那年那月那日,我和他的初遇。
                我是黑桃国的小王子,他只是一个游走在小巷里的流浪者。作为黑桃国未来的继承人,我不得不使自己变的更为优秀,这也就意味着我每天必须要上很多课。说真的,我讨厌这样,还不让逃课!因为,父王给我找的老师偏偏是资历深厚的黑桃国的骑士大人。逃课…遥不可及……嗯,说真的,这次能逃出来连我本人都不敢相信,在逃出来的那一刻,我都怀疑自己可能又在做梦。然而,周围的人流和吵闹声告诉我,我,并没有在做梦。说起来,这还是我有生之年第一次离开王宫呢!还蛮兴奋的!一切事物对于幼小的我都是那么新奇,我就这样东走走西看看,可不知怎么的,我突然发觉自己不小心走到了一个黑黑的小巷里。还记得我母后对 我说过,一个人时千万不要去那些幽暗且无人经过的角落,否则会遇到危险。那我现在算是身处险境吧?说不害怕什么的,虽然我不可能会有这种情绪的,但是现在…我还是勉强承受一下吧……是的,在我的身前身后突然出现了一群面露凶相的怪孩子……他们一点点把我逼进墙角,直到将我逼到绝路…眼看着他们就要动手了,我认命的闭上眼睛。然而,我并没有感觉到自己有被打,这真是奇怪,打人还要先休息一下吗?于是,有些好奇的我轻轻地睁开眼睛,却看见了一个瘦小的身影正站在一叠人旁边,嘴里不知道在念些什么。诶?!是这个孩子一个人打倒的吗?!好厉害!!!二话不说,我就冲上前去想向他道谢。嗯?你细一看,这孩子长得真漂亮不是吗?这样精致如布娃娃的小孩,真的会这么厉害吗?不过,话说回来,他怎么都不会笑啊?板着一个脸,好冷淡啊!啊啊,他好像受伤了,真的不要紧吗?还一个劲地赶我走,他不是没有亲人吗?那这些伤可怎么办啊?谁帮他处理啊?不行,下次见再见到他一定要将他带回家来。嗯,反对意见可是不予接受的哦!那时,年幼的我还不知道,这是一切不幸的开始……

              这次,我把他带回来了。嗯?他怎么一副不认识我的样子啊?唉,也不知道他会不会不高兴呢?父王的确是同意将他带回来了,但,不是作为家人,而是作为一个新的仆人……我,明明答应过他的,要给他一个家。我会被他当作骗子吗……最近也总感觉自己怪怪的,每次经过他的身旁,我老是不自觉的步伐加快想快点离开他的视线。现在,无论我要做些什么,我总是不自觉的想避开他……咦?我这是怎么了?是生病了吗?我明明不讨厌他的……这是为什么?不明白,想不明白……

             今天…他,死了……父王告诉我,是他自己在修剪玫瑰花枝时不小心被带毒的花刺给刺伤了,所以中毒而亡……哼,开什么玩笑,这一切分明就是那些旧贵族的把戏,他们原本想加害的人是我才对,因为那毒明显是被人为施加在上面的,而我今天本来是有园艺课的……如果不是方块国的那个大叔的突然来访,估计现在中毒而亡的就是我了……而父王他却是当作没看见一般,对于他们岂图杀死我的事也丝毫都不过问……看着墓园里静静躺在棺木里的他,我暗自下定决心一一一我要改变这样旧贵族干政的局面!放心吧,亚蒂,我最爱的人,我会在你的忌日当天献上那些旧贵族的血!这是你我的第二个约定。
                  
               三年了,我做到了。我不仅被黑桃时钟选中作为黑桃K,还如愿推翻了旧贵族势力。可是啊,我却高兴不起来……毕竟,他不在了。这些年我一有空就到这个玫瑰花园来照顾这些花,它们总能让我想起他。今年,当然也不例外,我照旧来到了这个花园,只不过,是在与方块国进行会谈之后。啊啊,又是会谈吗?这可真是……天,这个大叔还是没变啊,别种意义上的……我一边想着一边走在花园的小径上,兀地,我闻到一股淡淡的红茶香,这是一种本不属于这里的味道。我寻着香走去,然而,令我没有想到的是,这股香味的尽头却是一袭淡淡的粉红。她是谁?怎么会在这里?嗯?戒指?是已经结婚了吗?不过,真是叫不出夫人二字啊,就算她戴着面纱,但仍就可以依稀看出她还很年轻……叫夫人不会叫太老了吗?诶?奇怪了,我为什么会有心动的感觉?明明,这辈子我只爱他一个人的……我,还会爱上别人吗?带着些许的迷惑,我上前与她搭话了。不知怎么的,她一开口,我就会觉得很安心,不自知的,想和她倾诉……可,她不是他。她是戴雅蒙德,她是弗朗西斯的妻子,她是温和而善良的人,她不是他。在胡子大叔找过来的之后,我以工作为由离开了。是的,她不是他,我明白,但,为什么,我还会想再见着她……

              那时,我们谁也不知道,命运之钟的指针开始了久违的转动,属于我们的时间不再凝固。神之红线的牵引,你,终于还是回来了,我的爱人。

评论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