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沐沐の夏

aph:米英/露米

不良皇后养成记(二)


                “K,还请完成您的工作阿鲁。”
                “咦~不要。”
                “K,这是您的职责阿鲁,请不要再任性了好吗阿鲁?”
                “骑士大人,我已经很累了,就让我再休息一下又不会怎么样的啦!再说了,这些工作实在是太无聊了!”
                “K…你…小孩子吗阿鲁?自从三天前黑桃时钟敲响之后你小子就开始各种赖皮不完成工作了,说吧,你究竟在担心些什么阿鲁?”
              “王耀,你说,新任的Q会是什么样的呢?”
              “我怎么知道阿鲁?三年了,你还在想那个孩子吗?可你知道的,他已经……算了,今天就放你一马吧阿鲁,你出去散心一段时间吧。也许,你会找到真相也说不定。”
               “什么真相?不过,谢啦!王耀,我觉得从我认识你以来就属这一次
最好了XDDDDDD”
               “你小子…想被罚抄黑桃历史吗阿鲁…”
               “我错了……那啥,我先走了,那些无聊的工作就交给你了哦!XDDDDDDDDD”
               “喂!你个臭小子!怎么一点都不会体谅一下长辈啊阿鲁!!!”

                   于是,就这样,我成功来到了方块国!诶?谁要来见这个行走的r18的变态大叔啊?!其实,这次来这里,是想证明一件事一一一关于三年前的那个真相。至于我该怎么进方块国王宫…这,确实是个大问题…等会儿!那两个人,怎么这么眼熟?!变态大叔在骚扰马修?!不行,我要去“友善”地和那个大叔打个招呼…“先生,不要开这种玩笑了…我不是女孩子…”我哥被当成女孩子了…心里莫名复杂…“别这样了~美丽的小姐,和哥哥我一同共进晚餐如何?~”果然是变态一个啊。都有妻子了还调戏别人…咦?!身后的一股寒气是怎么回事?!好,好冷…“哟!胡子混蛋,胆儿肥啦?居然敢调戏我哥,想死一次吗?”嗯?谁?这男的…好眼熟…噗,大叔要被当街揍走了!哈哈哈一一一“咦?!戴…哦不小亚瑟~你,你回来了…”…什,什么…“是我。我不就和你一刀两断了吗?怎么,不甘心吗?想报复想到来报复我哥了吗?我看你是在找死!”…一副不良相…额,弗朗西斯,祝好运…亚蒂,我支持你,上吧!“诶?!哥哥哦不我错了,别打,这可是在大街上啊!!!小阿尔,我早看见你了,别憋笑了,快来救我呀!!!”居然被发现了…这不科学,嗯,很不科学!真想装作在看路边的风景…然而…亚蒂和马修都在胡子大叔手上…算了,就勉为其难理一下他吧。“诶?大叔你叫我吗?就算亚蒂不揍你,我也会上前就二话不说把你打飞的,变态大叔XDDDDDD不过,你和我做个交易,我就考虑一下要不要帮你。怎么样?”“好吧。什么交易?”这么容易就答应了?你到底有多怕被打啊…“到时候再说吧。嗯,先回去吧?我累了哦!亚蒂亚蒂~我们好久没见了,你有没有想我啊?”“…嗯,好久不见。等等,你干嘛?!”“诶嘿~抓住你了哦~好了,我们先回去再叙旧吧!快走啦!大叔!”“好好好,服了你了…和王耀一起学坏了…没爱了你们…”Yes!计划通✔
                 “给你三秒钟时间,把你的手从他身上挪开。”“你放的话,哥哥我就放。”(啊啊,两位K之间的“和谐”气氛,真好不是吗?而这两人争吵的另一个当事人现在正在和另一个无关人士一起开心地聊天一一一“马修,你说前几天那些花究竟是谁送给我们的?”“不知道呢。还是那种只生长在黑桃国的蓝紫色花朵。”“嗯,很奇怪不是吗?还有一样东西,很不寻常。”“你说那只表吗?嗯,还是不会转动的坏表。不过,我隐约觉得这事并不简单,也许,这一切都是个预兆吧。”“什么预兆?”“我并不清楚,或许,回到黑桃国就能找到答案了。”“……是,是吗”好了,聊天就这样结束了,不,是被人打断了…)“K,吾辈劝您还是快去议会吧,会议要开始了。吾辈可不想让诺拉一个人在那里应付那群顽固的老头们。”呵呵,谁让你和我抢亚蒂的,活该!干得好!骑士大人!“行了行了,哥哥我这就去,别拿枪对着哥哥了!小亚瑟~小马修~哥哥就离开一小会儿~等我哟~”咦?!好恶心,这飞吻……不行,我要忍住……“我还没打到你呢,怎么会走呢?胡子混/蛋~”好,好暴力!但,说的好!不愧是我老婆!嗯,大叔走远了!那么,现在就……“关于你们刚才的话题,可以和我详说吗?”
              “嗯。那么就由我来说吧。亚瑟,你累了的话可以先回客房休息的。”还是,不想面对我吗……“好。那我回去休息了。你们聊吧。”果然……“阿尔?怎么了吗?”“嗯,我没事。”怎么可能呢,不过现在还有更重要的事…“阿尔,你是不是喜欢上他了?”?!?!?!等等,马修怎么会知道的?!“有,那么明显吗…”“有呢。阿尔,我呀,平时都尊重你的决定。但是,唯独这次,我不支持你喜欢他这件事,以国师的身份。”……“嗯,直到现在,你们都还一直在阻止我知道当年的真相,不过,我自然也不会计较,就向你说的,我也尊重你们的决定。但是,兄弟,我连喜欢一个人的权利都没有吗?”“因为你是黑桃国的K,一国的君主。而他将是黑桃国有史以来最年轻的Q。”好像,明白了…一切,为了国家的未来…它的领导者们不能怀有私心,他们不能有自我的行为,他们的一生,尽属于国家…王耀以前对我说过的……很可笑不是吗?我们作为K和Q究竟又有什么意义一一一我们,连自己都不是……徒有的政治工具,简直就像…“没有思想、任人摆布的木偶。不过,只要这样就够了,不是吗?”?!?!?!“亚,亚瑟……”(x2)
             
              令我没想到的是,我和马修的谈话就这样被当年的另一个主要当事人给轻易打断了……不得不说,他的突然出现,令我们都吓了一大跳。“诶?!亚蒂,怎么了吗突然?”天上的母后保佑,我们刚才的话可千万别被他听见了!!!“嗯……我没事的,就是突然想喝水了,所以出来找而已。你们…看起来好奇怪…那么紧张?不对劲!快从实招来!”额,莫名松口气了…呼,太好了,他没听见…咦?好像有什么不对…“没什么。只是兄弟间叙旧而已,对吧阿尔?”“嗯,嗯…没错啊!放心吧,亚蒂。”唔…不对劲…“哦,是吗?嗯,不和你们说了,我去问问别人水在哪儿。”“嗯。”盯一一一不对劲!!!违和感好强……“嗯?阿尔,你为什么一直盯着亚瑟看啊?都走远了哦。”“马修,你都没发现有什么不对吗?”说实话,我觉得他肯定也发觉了…他那么聪明的…“嗯。没有问题啊。还是一个很可爱的孩子啊。哪里奇怪了?”…秒打脸……这,就是王耀常说的立flag吗…还真疼…“…额,马修?你,真的没发现吗?你确定?”让我再忍痛挣扎一下吧…兄弟,你的智商难道是转移了吗……“嗯,没有呀。至于他刚才说的话…别在意了,并没有什么不对…好了,时间不早了,快去休息吧。哦,还有那个事,你已经听我说了吧。请您能认真考虑一下我的提议,K。晚安,阿尔。”又是回避吗?我真的什么都不能知道吗?总觉得,大家都变了,这样突如其来的生疏语气,是故意的吗?“……好的…我明白了,我会的。晚安,马修。”因为有很多事都想不通……那晚的我,彻夜未眠。

          
            又是一个早上,我被一个人吵醒了…额,但我乐意XDDDDDD被未来老婆温柔(?地叫醒,我现在感觉幸福得要飞起…Yes,I  can  fly~“喂!阿尔弗雷德!你怎么又在我床上?!WTF?!限你三秒钟给我滚下去!!!立刻!马上!”“诶~不要~亚蒂的床好暖好软的~你也一起躺下来嘛~”“额……卖萌可耻好吗?!你扪心自问一下,你还小吗?!你是想被我踢下去还是自己主动滚下去…自己选吧。”“算了,我还是自己起来吧。免得把你手弄疼弄累了XDDDDDD~好了,我走了哦!~亚蒂你可要快点啊!拜~”“咦?!你再来个飞吻的话就是第二个变态了好吗?!”“好啦好啦!我知道了,我先去处理一些事,你要好好的哦!待会儿王耀会来找你的,你先换好衣服吧,要听老师的话哦!午餐时再见了,我的小皇后。”“等等,谁是你的了?!还有,别老把我当小孩子好吗?!喂!!!”身后屋内传来的声音和着清晨的微风一阵一阵地向我传来,这些,令我是如此的安心。我从未觉得,王宫,也可以这般温暖、美丽。因为,有他。他呀,可是我这一生的宝贝,不会再放手了,决不。我要,反抗KQ的固有命运!我想,成为他的专属hero!

黑桃Q:
        “额…胡子混/蛋,谁让你来跟踪我的?!”
        “诶~小亚瑟~别生气了嘛~哥哥我只是在担心你。快和哥哥我回去吧!求你了…”
        “我应该早就和你说过的,我们已经没可能了!你是傻了吗?!”
        “小亚瑟…关于那件事…我,不是故意要骗你的…”
        “够了!我不想听了!你走吧!除非你想死。”
        “…那,哥哥我先回去了,小亚瑟,你要好好照顾好自己啊。知道吗?”
        “还不快滚!!!滚啊!!!”
        “…对不起…”
           对不起?这句话已经没有用了…我是不可能再回去的了…自从我恢复幼时的记忆后,我就已经明白了……我,怎么可以和仇人在一起……爱,当然有过,虽然,只有我一个……工具,只是利益的工具,除此之外,我对他们来说没有任何价值。骗子。黑夜的华尔兹,唯我独舞,每一步轻踏每一个转身,不过是我无力的挣扎。可笑的人偶啊,被他人摆布着,操纵的银丝,一根一根切断现实,让它沉浸在谎言构成的幻想之中。一曲终了,知更鸟小姐不切实际的钻石梦也随之结束了,褪去金色羽衣的束缚,离开了这个本不属于它的舞台。
        
             嗯……我说这只是个巧合真的只是个巧合你信吗?在离开方块王宫的那一天下午,我遇到了我义哥……我这位义哥叫马修.威廉姆斯,住在黑桃国王宫里,是黑桃国的国师。至于这么一个大人物为什么会成为我义哥…额,好像只是因为他心地善良吧?好了,我猜的,说实话我也不知道。不过,他是真的一直都对我很好呢!在偌大的用冷漠与嘲笑堆砌的王宫里,他,是我心中唯一的温暖。但是,我还是选择离开那里,并不是因为我讨厌他,而是他的脸总会让我不由自主的想起另一个人,一个大骗子。简直一模一样的两人却又是那么的不同,令人疑惑。话说回来,能在这里遇见马修真不知是幸运还是倒霉……因为马修也是当年那件事的亲历者之一,作为黑桃国国师的他的出现,怎么说呢,总会让我感到些许不安。我,还不想回去……好不容易,才从牢笼里逃出来了…不要…我不要再重回那样的生活了,被人摆布,真的,好痛苦……好吧,我承认,的确是我想太多了…马修告诉我说他已经住在方块国很久了,他上街来只是想买点食物回去而已…呼,好险…刚才差点把真实想法说出来了…一不小心得罪他了可不好,毕竟现在的我无处可去,想想也只能去马修家暂住了…………诶?!他同意了吗?太好了!他果然比某两个白/痴国王要好得多!不过,他怎么知道我在想什么呢?我明明还什么都没有说……

             就这样,我和马修一起住了一段时间。不得不说这里比起那些王宫要美得多,也要宁静得多,光是呆在这里都让人觉得心情舒畅呢!一切都是那么平常,直到有一天清晨,一堆蓝紫色鲜花和一块停止的时钟的突然出现。当马修看到这两样东西时,平日里温和的神情一下子变得严肃了,与此同时,我也想起来了。我见过这两样东西,在很小的时候。蓝紫色的花朵,从前我最喜欢的花,我曾经用魔法一将它们一朵一朵小心翼翼的种在几个小山坡上。说起来,那时的我还是那么快乐呢,什么都不知道……这种花名叫锁忆花①,只生长在黑桃国内。因为其颜色正是黑桃王室的专有色,所以又被称作时空之花②。我记得马修曾经说过,锁忆花、时之怀表或空之怀表以及黑桃之钟的敲响,这一切将预示着新任黑桃K或Q的出现。可惜,我现在并听不见那座古老钟塔发出的悠扬钟声。看来,必须得验证一下才行……得出这个想法的我抬头看了一眼马修,此时他也抬头看向了我,紫色的眼眸对上了我的目光。在知晓对方的意图后我们互相点了点头,我用魔法暂时销匿了身上空之怀表的气息,只留下了一些锁忆花的香味,而马修则是在收拾我们的行囊,是的,我们有必要回黑桃国一趟。

               嗯,意外,这个是意外…我和马修不小心走散了…说来也真是奇怪,今天下午,从走到集市开始,我包里的空之怀表像是受到了什么东西的影响了一般,一个劲儿地加重了锁忆花对我的精神力的扰乱……额,我是真不记得我为什么会出现在另一条街上的……看路人的反应,我应该是正常走过来的吧?诶?那边的那个人不是马修吗?嗯?他旁边的人是……这不是胡子混/蛋吗?!居然敢调戏到马修身上了?!我看他是又想死一次吧?哼哼~我不想打他,只是一不小心手痒了而已~一心想着揍某人的我并没有留意身旁走过的人以及怀表的渐渐安分,当我与目标二人友好的会面之后,随着胡子混/蛋的一声呼救,我才突然发觉自己原来一直被某只呆毛眼镜白/痴盯着……他怎么会在这儿的?!WTF!!!真不想和他那么快见面…还是以这种形式……哦!该死!“亚蒂”是什么鬼?!谁允许他这么叫的?!这叫法真蠢!天!国王陛下…你知道你现在的样子活像一只金毛犬……额,我才不觉得可爱呢!等等,什么叫抓住我了啊?!别在我耳边吹气啊!很没礼貌好吗?!喂!放开我的手啊!我才不是小孩子啊!!!为什么我会是这种笨/蛋的同事啊?!简直不能忍好吗?!更何况,他还是一个大骗子……怎么可能…想回到骗子身边……

           
好吧 ,我是真不知道这两个白/痴国王到底在较什么劲,居然还拉上我…他们的手什么时候才能分别从我两边的肩膀上移开呢?无视这俩人无谓的争吵,我和马修互相递了个眼神,是时候开始我们另备的计划了……我和马修有意无意地聊起了那件事,哦,当然不是全部,我们对话的主要内容刚好截止在方块国骑士叫停的那一刻。目前为止,一切顺利。emmmmmmmmmmmmmmm,大概吧…那个胡子又飞吻了…真恶心,好想打他怎么办?不行,为了计划,我忍……不过啊,说真的,我还是不想和这个一脸傻气的大型犬呆在一起,要不是有马修在……唉,计划计划。嗯?等等,马修这是让我先回去吗?唔…这一瞬的严肃…看来,有些话不是我该听到的…算了,估且还是先回去休息一会儿吧…谁让现在已经是晚上了呢?嗯,暂时避开面前这个一边强作正经一边用眼角的余光偷瞄着我的国王也好。

              真不知道他们兄弟俩到底在聊些什么,这凝重的气氛都通过门缝儿一点点透进来了,真冷啊,睡着睡着就被凉醒了……嗯,不过,听不见他们的对话啊,马修在我关上门的那一刻就对门施了魔法隔绝了外面的一切声音…很机密的样子…真的好好奇啊!诶?怎么了突然?空之怀表好像在发光!唔…………嗯…门上的魔法被解除了?为什么?难道…是它干的?它知道我在想什么吗?!可以听见他们的声音了,嗯?这…………那个骗子在说什么啊…什么被摆布啊…你只是为王,被政客利用而已…而我,则将是被你们完全摆布的王后,被所有人利用……哼哼…真是没想到我居然会以这种全新的身份回去,还将与他成为同事…我,其实是知道的,作为KQ,我们,连自己都不是……只是政客们徒有的政治工具,简直就像……“没有思想、任人摆布的木偶。不过,只要这样就够了,不是吗?”连我自己都没有察觉到,我就这样突然站在他们身后将心里所想的话都说出来了。又是空之怀表干的吗…我该怎么解释我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额,口渴了,出来找水喝?诶?!我怎么又说出来了…忍住,不能露出破绽!!!绝对不能!!!还是装个样子去厨房找女仆要杯水喝吧…嗯,于是,我就这样一脸无辜而淡定地从他们身旁走开,至于他们在说些什么我也没怎么在意。话说,还真有点渴了呢…心里念着去喝水的我,脚下的步伐不自觉的加快了……今晚,研究了很久的空之怀表,还是没有什么头绪,无眠。

               天知道我为什么会答应那个笨蛋回来的?!你看,他这人又在我床上赖着不走了,还和我卖萌撒娇…第几次了都…说真的,我好想把门用魔法封上…可老师他不许…唉呀,好气啊…不是我说,国王大人,你好像比我年长好吗?!怎么还一副那么不正经的样子啊…不过,看在你有好好工作的份上就暂时放过你吧…才不是觉得你辛苦了呢!可别误会了!在不经意间,我的生活好像发生了很多变化,也让我更脑疼了…比如,我发现笨蛋国王开始自称什么“hero”了,哦,他终于往蠢又迈进了一步…当然,我还发现老师总是以催债来威胁笨蛋国王让他去工作…难怪他那么勤奋…不过,王能欠骑士钱…这操作…我还能说什么…嗯,身边也随之变吵了呢,奇怪,我好像,一点也不讨厌呢,这是为什么呢?还是说,我,也开始变了吗?

注释:①锁忆花:呈蓝紫色,只生长在黑桃国国境内,唯有其认定之人才可用魔法栽种。有着让人的记忆出现混乱和消失的特殊效能。其自身蕴含的魔力会受空之怀表强大魔力的影响而对特定目标(有可能是敌方,也有可能是王室成员本人)发挥作用。锁忆花是黑桃国的王室之花。
②时空之花:锁忆花受空之怀表的影响,在特殊情况下会引起记忆与时空的联动,发生时空穿越。因而也叫时空之花。

评论

热度(5)